台灣 劇情 | 【Cape No.7】海角七號(2008)

電影開場一句「我操你媽的台北!」,讓人在看完電影之後卻可回味再三,或許這也正是導演魏德勝的心聲,因為在台灣當一位導演是一條艱困的道路,空有理想卻通常總淹沒在商業浪潮當中而無法自拔,不僅得放下身段與社會大眾對話,更得放棄自我堅持以取得商業機制的信任,在實現自己心目中巨著「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之前,不僅得先自資拍攝5分鐘短片,更得先放下身段拍攝「海角七號」,一步一步地實現自己的夢想,正如同彼得傑克森拍攝「魔戒」之前,一樣得拍攝「新空房禁地(Braindead/Dead Aliv)」、「神通鬼大(The Frighteners)」等電影來向出資者證明自己的能力一般。
當彼得傑克森終於證明自己的能力並獲得電影公司出資奧援時,不僅創造出永垂青史的史詩鉅作,更重要的是,「魔戒」更成就了紐西蘭整個國家,這就是電影的文化與商業魔力,曾幾何時,台灣缺乏這種兼顧文化與商業魔力的電影已經整整幾乎不止一個世代的歲月了,當新一代的年輕人從小在充斥好萊塢電影長大的環境時,仍有許許多多的人在為台灣電影奮鬥不息,透過一部賣座電影不僅可讓老中青三代觀眾再度關注起國片,也可透過票房開啟投資國片資金的源頭活水,讓人很高興的是,「海角七號」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了。
平實而論,「海角七號」故事劇情是相當簡單平凡的,正因為簡單平凡,所以片商容易行銷,而讓觀眾可以懂,因此票房可以好,這也是簡單平凡的道理,其實卻是很難做到的事情,畢竟藝術與商業之間的拔河,常常就是落得你死我活的悲慘下場。電影劇情平實到存在於你我生活之間,親切感與認同感一再地被強化,終究造成一部賣座的電影,日後若有機會行銷至海外時,海外觀眾雖仍可看到一部精彩的電影,然而相信始終是無法體會到台灣人欣賞這部電影時的內心感動,這就是本土電影的魅力,一種沒有文化隔閡的大螢幕感動,也是本土在地人的幸福所在。
比起許許多多屢獲國際大獎的強調現代社會疏離與過去歷史悲情的藝術電影來說,本片真切地觸動台灣人的內心,畢竟欣賞電影是一般市井小民脫離社會現實的娛樂工具,疏離與悲情已經在我們這個社會存在並強化太多了,要看疏離與悲情的話,台灣觀眾應該已經無需花錢進電影院欣賞了吧,打開電視新聞就可以看到一堆了,然而台灣人的生活真的就只有疏離與悲情嗎?看看本片的商業成果吧,台灣人願意買單的不僅僅是疏離與悲情而已,而是之前在市場上買不到除了疏離與悲情以外的菜色而已,簡單地說,就只是新聞看「海角七億」,電影看「海角七號」而已。
事實上,相信許多人與自己一樣,在欣賞電影之時,心中不是浮現出種種自己過去的生活經驗,就是會回想起許許多多類似電影的映象,而欣賞「海角七號」之後,自己想到最多的電影,竟然是星爺的「少林足球」,覺得這兩部電影是何其相似,相似的是電影成功元素。同樣是在現實社會中追求夢想的故事,現實生活的不順遂也成為電影中自我嘲弄的橋段,成功追求夢想也正是電影足以激勵人心的地方。「少林足球」可說是星爺第一部終於似乎不再是唯一主角的電影,因為該片許許多多角色發光發熱共同造就這部電影。同樣地,「海角七號」男女主角戲份並不算太重,重要的是許許多多色彩鮮明的配角們,共同襯托出一部成功電影。慢慢地,當電影中一句句台詞被口耳相傳而成為經典台詞時,終於可以確認的是,「海角七號」是一部成功的商業電影了,至於訴說台灣原住民賽德克族英雄莫那魯道的霧社事件抗日故事,也成為台灣電影另一個有待追求的夢想象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